云轩阁小说网 > 奇幻·玄幻 > Fate梦幻旅程 > 第三十一章 完美与瑕疵
听书 - Fate梦幻旅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十一章 完美与瑕疵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为什么?区区武器能克制天性,到现在都不使用宝具。】  已然拥有天使躯体的“战争”骑士从上万的共享视觉中转回视线,它摘下头盔,看着镜中自己的新容貌。  炽天使在赐予天使躯体时,给它选择了有几分类似贞德样貌的身体,连赐予的剑也与圣凯瑟琳剑相同款式,铃木友纪当时能留意到这些巧合,或许会想到一件事情:贞德提过她的剑是天使赐予的纯洁圣剑。  镜中美丽的“天使”眉宇间透露着英气,解除头盔后披散的金色长发同样带有神圣气质。模仿的人类的微笑浮现在了天使嘴角,“战争”骑士看着镜中的“自己”,一度产生怀疑,能脱离审判已经是足够好的结果了,炽天使居然还赐予了它更进一步的默许证明。  它现在成了存在与人世间的天使,战争得以追加神圣称号,这比人类花钱买赎罪券能上天堂更为离奇,毕竟上不上天堂的解释权还在轮值天使手中,到手的东西却是货真价值的,不存在任何弄虚作假的可能性。  从钢铁铸造的王座站起,“战争”骑士提起之前摘下的头盔,思考片刻后,它让头盔变回了王冠样式。带上王冠,它感觉数理的剑刃王冠与现在的自己不太适合,再度思考着,它让王冠变成相对简单的纯银发箍,上面依旧有剑刃状突刺和车轮的纹路。  相比于之前几乎遮住一半面部的铁头盔,“战争”骑士带上变化形态后的发箍,神圣气息完全盖过了之前的恐惧与嗜杀味道。穿戴银亮铠甲的它仿佛真成了接受主的旨意降临人间的使者,就差张开天使的羽翼,将神圣之光播撒人间。  镜中的“天使”忽然暗淡下来,并扭曲成了一团混沌,这让观赏自己样貌的“战争”骑士顿时皱起了眉头,它产生了厌烦情绪。  “喔!小僧都快认不出你了。半个月不见,变化真大啊?”镜中的混沌逐渐呈现为怪异的和风小丑模样,他正是在迦勒底废墟带领从者追杀铃木友纪的神秘从者,被魔神们推测真名为芦屋道满的元凶。他以夸张的表情发出惊呼,漆黑的眼眶里几乎看不到眼白,似人又非人。  “是你?”“战争”骑士克制着自己产生厌恶情绪,它自己也没发觉见到对方时,厌恶感反而加深了。名义上处于合作关系,它之前对这位来历不明的怪人一直没有厌恶感。  “小僧这边可没变化。奇怪呢,你怎么成为了天使?”酷似小丑的芦屋道满微缩眼瞳,似乎在用某种方式确认Lancer“战争”骑士的状态,天启四骑士之一的战争灾难变成了天使,这比他在1348年的特异点外被魔神追杀数日更离奇。  “战争”骑士并不想告知关于炽天使的事情,它现在只想快点结束对话。“这事就说来话长了,总之拥有天使的身体,对我百利而无一害,你无需担心变化,我们之前的合作约定依旧奏效。你这次找我又有什么事情?”  “呵呵,我想起了另一桩事情。好吧,跨越时空通讯并不稳定,我们谈正事。”芦屋道满想起了自己在1348年佛罗伦萨特异点消灭后,偷偷联系但丁,对方变得更加更疯狂了,但却声称无需特异点破灭也没关系了,他放弃了靠大灾难制造贝雅特丽齐的计划,疯狂的呼声中喊着赞颂上帝的诗词,称自己已经接受了审判,并将经历苦行在人生的最后时光尝试寻找。  芦屋道满当时以为但丁是彻底疯了,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可在这里他又一次感觉到了,似乎有道视线从未知领域投下,将所有的邪恶与阴谋看在眼里。他现在唯一能放心的是,日本远离天启三大一神教的势力范围,他所处的时代基督教的渗透力量也不成气候,呆在日本的特异点很安全。  同样不提起自己的猜测,芦屋道满询问了关于城内是否有未来来的少年,在得到骑士肯定的回复后,他说了自己的建议。“是叫做铃木友纪吗?我见过他了,他自称这个名字。杀掉他,务必越快越好。”  “我也是这样决定的,但被他侥幸逃过了。”“战争”骑士没说第二次它本是十拿九稳可以在幻境中击杀铃木友纪,因为临时获得炽天使的恩赐,它放了铃木友纪一次。  “战争也有失手的时候吗?”  “百战百胜只是形容胜负结果,不会细致到每一个敌人都杀死。听你的语气,也见过了铃木友纪吧?为什么他还活着呢?是之前你的盟友太弱了,还是……”“战争”骑士等Archer古斯塔夫发动宝具,就会把这对主从都除掉,未来人是多余的,被复制数据的武器也将失去珍惜性,怪异邪恶的盟友也似乎有点多余了。  “一开始我们并没有注意到这只小老鼠。别给他留下逃跑机会,让他永远留在这个时代吧。你要小心他的解析魔术,他可以看到的从者情报远比普通御主多,并且能解析很多受限的隐秘事物,比如你的真名,你的能力。”芦屋道满感受到了“战争”骑士的厌恶情绪,他自认跟之前时候没有变化,可对方的态度却反转了,先前他们的交谈合作一直很愉快。  “哼,就凭他?需要我小心?就算他得知真名,想进一步了解我的能力情报也不会容易。”“战争”骑士对此十分不屑,凌晨第二次遭遇时,铃木友纪的从者没派上任何用处,而它几乎可以视作一击得手,只是没把幻境中的结果替换到现实中。铃木友纪现在能活着是它暂时放了一马,仅此而已。  “他知道你的‘真名’了?”芦屋道满表情微变,一丝担忧涌上心头,他觉得光靠通讯中的“战争”骑士不行了,必须采取新的计策。否则真到了他的地界上,发生点意外,岂不是要把自己也搭进去?  “知道了又怎样?他和他的从者能杀我?杀我几次?一切遵循战争之理,公平之名,战场上双方互报名号很正常。”“战争”骑士放声发笑,在它眼里那对主从可以不费吹灰之力除掉,只是暂时从者还有价值,它还未得到对方的宝具情报,古斯塔夫列车炮的参数它志在必得。  “我目睹过数次特异点破灭,他们宏伟的梦想被名为‘铃木友纪’的未来人击碎,我不希望连执掌‘战争权柄’的具现化灾难都抱着遗憾回归来处。”芦屋道满感觉“战争”骑士变得傲慢和自大了,它之前不是这样的从者,或者说“战争”骑士有了一点活物的喜好概念。  “如果真有人能在战场上击败我,那我也无话可说。此乃遵循规则法理之结果,但尝试玩旁门左道方法的人注定没有好的下场。战场上击败‘战争’,盟友你觉得可能吗?你们人类可以用手凭空拽起自己吗?”  “话说,你拿回圣杯了吗?半个月时间过去了,区区一位哈布斯堡的女王不是你的对手吧?”芦屋道满确认了空荡荡的博物馆内只有一座钢铁铸造的王座,除此之外全是没有魔力反应的艺术品。  “圣杯既然选择了那位Rider,且能让这场战争变得实力稍微平衡一点,我没必要现在拿回圣杯。更重要的是战争的延续,我的军队一下子就把城里剩下的苏联人和协助他们的Rider都消灭了,战争如何进行?让我的军队自相残杀?这样子战争就变成了虚假的演绎,人可以吃画出来的饼填饱肚子吗?你想饿死我吗?”  “战争”骑士厉声责问,它愈发反感镜中打搅自己欣赏美貌的“小丑”。对方根本不懂它的所求,而炽天使大人慷慨宽容,和哪一方合作更好不言而喻。  “……咳、小僧的无偿协助不值一提吗?”芦屋道满看出了“战争”骑士的心态变化,他在对方眼里已经成了多余的存在,类似狮心王理查一世最后的变化。天使拉拢人心的作派,不可小觑。  一切交易都有着所需所求,恩赐之上标注的价格,会不会连“战争”骑士都难以支付呢?  “抱歉,我并不是说圣杯多余,但暂时Rider持有圣杯更能转移视线。持有圣杯的Rider也会防备昨天进城的其他主从势力,以防圣杯被抢夺。原本的二元对立,变成了三足鼎立局面,能给我分而破之的好机会,并且进城的从者也不全聚在一起。拿着人人眼红的宝贝加上我的身份,岂不立刻被其他从者围攻?”  “既然是你认为最合适的战术,小僧不作过多谈论。祝战争末日如愿降临此世间。”芦屋道满识趣地结束了通讯,无论这个特异点能否成功破坏人理,他再与“战争”骑士对话都没效果了。  重新在镜中见到自己的容貌,“战争”骑士卷起自己的金发,第一次拥有面貌与头发的它对于这种长在头上的物体有些不知怎么处置,它考虑再三模仿古斯塔夫将两颊的头发绑成了短麻花辫,其余长发稍微烫卷一些披散脑后。  “或许可以让Rider帮着引诱Archer古斯塔夫使用宝具。连续多次由我本人引导,已经激起了她的防备心。”  空旷的博物馆外,把守的德军士兵拦下了迎面走来的贵族女孩,身着纯白色华丽长裙的日耳曼族女孩冲德军士兵甜甜一笑,她的存在与这个处于战争环境的城市格格不入。即便回溯到战争之前也不寻常,苏联国境内怎么可能遗留下贵族?  “请容禀告,Caster前来商讨合作示意。”女孩抱着娃娃,再次冲拦住她的士兵微微一笑,甜腻的嗓音让宣誓效忠战争的士兵重新感觉到了美丽的意义。  士兵注意到了女孩双手抱着一只球形娃娃,有些怀疑是一件武器或炸弹,但他很快得到了“战争”骑士的命令:允许Caster进入博物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