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小说网 > 奇幻·玄幻 > 手掌上的爱情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机会少就盯死
听书 - 手掌上的爱情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百九十一章 机会少就盯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秦志高没有想到真如王峰所讲的那样,孙汉子的灾难来得那么的快,连带丹水零部件厂也受到了巨大的经济损失的牵涉补偿。  变色箱总成,一直以来都是由风力公司的下属企业风驰公司配套,后来由于怒其不争,创新性差,也就放了很少的量给了丹水零部件干,目的是提醒风驰公司增强竞争力,快速发展。这个工作早在没有改制前已经做通了,试装也都成功了,只是等到完成改制后,更加的进行技术工艺、财务公关,占取了三分之一的数额,这样以前零部件的价钱和总成的价钱就天差地远了,让丹水零部件厂的股东小赚了一笔。同时也为孙汉子谋划了一条顺顺当当的赚钱路子,只组装丹水提供的铸件,加工费和组装费,直接供给丹水零部件公司,丹水零部件公司再供给风驰公司。孙汉子只对丹水零部件公司结账,所以凭借他和钱道贵的关系,孙汉子从来就不存在拖欠货款,卖给丹水,只要到了三个月的账期,风驰结不结账,丹水都会把钱结给孙汉子,工厂运行简直就是流水线。  这就是曹船密连,一荣俱荣,一毁俱毁,孙汉子在加工零部件时,压根就没有发现这批铸件上的拨叉、导块普遍存在裂纹的现象,原因当然是孙汉子克扣工人工资,组装工人明知道有问题也当没有看见,全部给装成了总成。当然,丹水零部件在探伤检验上也由于如王峰所讲新上任的质量经理浮在面上,检验粗略放过,最终装上了车,造成一辆车子在高速行驶挂挡时,变速箱内上盖总成的导块因为裂纹断裂,而且没有腹板的隔离,直接卡死,致使车辆在下长坡时,司机挂挡导块断裂下的铁块卡住了换挡杆,从而在空挡不能挂挡,长时间空挡溜车,最终导致刹车失灵,车毁人亡。  为此,风力公司成立了专家专案调查组,并勒令丹水零部件厂(丹水零部件厂通知东日红一同去)勒令到现场查验,判定属实后,由丹水公司承担全部的赔偿车祸的损失,将近五百多万,并且把已经销出去的批次号,清查了一下有几万件都得召回,由丹水集团派人去各大经销站和4S店进行更换,又是一笔巨大的损失费用。估计得一千多万才能善后。  钱道无法对股东交代,可是孙汉子一家赔偿,从此再也爬不起来了。两人在钱道贵的办公室进行了大声的争吵。  “刘文清说他只能承担一小部分因为铸件探伤误查,说这还是看您的面子,”孙汉子懊恼道,“如果大部分我来承担,我的厂子可就垮了。”  “坏损的产品我也看了,在加工面上,而且加工的一面尺寸偏薄,才造成这次事故的,这你们加工、装配时完全就可以看得出来,你们为什么就不学学秦志高改机一下,安装腹板不就一切问题解决了,刘文清说的没有错,我不能太过偏袒你们,否则,股东都会心散了,这些股东也都在重要岗位上,那样,他们就会为了这不公正而去捞自己的利益,我这丹水厂也离死就不远了。”钱道贵眉头皱成一团,脸比锅底还黑,“你先想办法承担,我让刘文清再给你搞两个利润高的产品给你干,货款从你的产品里慢慢扣,不会太影响你的经营。”  “可是,这我得两三年才能还清这欠款,不行,我不同意。”孙汉子愤怒道,“这都应该是铸件的问题,我一分钱也不承担。”  “这只是缓和一下,现在风力已经全部停止丹水零部件厂的供货了,都有风驰公司供货,寻找第三家厂家供货,丹水零部件厂损失已经够大的了。”钱道贵痛心疾首的也不让步。  “钱总,我可是为你把身价性命都搭上去了,你不能不管,我可是为了解除你的后顾之忧,把一个正常人送进了精神病院去了。”孙汉子终于开始要咬人了。  “饭可以随便吃,话不能难说,我怎么就没有说过让你去害夏明堂,我只是说夏明堂跟我一个学校的,当年在学校为我传纸条给苏青,后来他偷偷模仿我的字,又给我设套,让他表妹杜丽丽故意接近我,造成误会,又写模仿书信,才断了我和苏青的恋爱关系,我就是一次我们在一起喝酒的时候说过夏明堂卑鄙,我可没叫你去害人,也没说让你把夏明堂送进精神病院去。”钱道贵矢口否认。  “那时候,你说夏明堂就是个疯子,为了升官发财,自己心爱的女人都要去挡子弹,你恨不得宰了他。你这不是暗示我吗?我找人把他送进精神病院,冷厉忠也表了态,说夏明堂应该去看看,精神有问题。”孙汉子紧追不放,“酒前,你对机加一车间三个班长说,要再提拔一个车间副主任,让我们几个好好干,这件事我办了,你就把我从车间提拔为副主任。”  “疯子不是疯子,任何人都说了不算,那得医生诊断后,说了算。”钱道贵再次强调,“提拔你,那是因为我征询了下面的一些工人,都说你有魄力,是正常的工作任用,不存在交易,你想多了。”  “医生,医生当然说他是疯了。”孙汉子冷笑了两声,“夏明堂被人打了一砖头的那个人,不是你安排的?不,不也是你暗示的。”  “我才不干冲动的事。”钱道贵一本正经,“多少年的事了,你提这还有啥意思?”  “我的意思是人不能过河拆桥,否则,……”孙汉子继续道。  “否则什么?没根据的话就别说了,这样吧,我念你跟我一场,”钱道贵手一挥,制止他继续说下去,“好吧!这个赔偿的事,先放着,给你几个高利润的产品干,我让刘文清把加工价调高,然后,调高的利润作为抵扣,这总没问题吧!这样,其它股东也看不出来,年底大家少分点利润而已。”  录音戛然而止。  当王峰把这个窃听到的录音放给秦志高听时,这个录音说明夏明堂可能没疯,但是与钱道贵没有一点干戈,钱道贵把自己摘得很清,也许就是一个暗示,但是证明不了什么。  “从这段录音来看,应该是谁拍了夏明堂一砖头,出现了脑震荡之类的事,他没有指示任何人,暗示而且酒话,酒话只是发泄自己心中的恨意,法律根本无法判定,事后,有人做了,就得到职位,职位摆在那里,总有悟得通的人,他这利用权力,玩得是顶级的招数,真是比狐妖还精。”秦志高感觉自己冷笑都有些僵硬,“这样一个人,恐怕得小心,宋远程坐牢应该都计划在中。宋远程仿佛就是进去修行似的,太沉着了,我总感觉那里不对劲。”  “宋远程就是故意设下的一个桩子,人前好人,有本事,值得同情。而孙汉子是一个地道的人前人后坏人,只要是为了敛财,而放他出去做事,也是他的行为都是为了个人。钱道贵就是一个用人的职责,如果出事不供出来他,他就是用错了人,职责上的失误。假如一旦孙汉子、刘文清贪污的给他行贿的,谁把他给举报了,那么,都出事了,接管的肯定就是宋远程了,他的股份最干净,是大股东给垫资的股份,靠企业盈利分红来还,保住了这个企业掌控在自己人手里,后辈可就永远是享用不尽的。”  “把你这个录音,寄给警察,让他们去查。”秦志高建议道,“这老狐狸,你想让他倾家荡产,报仇雪恨,恐怕不可能了,这回丹水零部件厂出这个事,停产整顿,变速箱只是一小部分,铸件可是全国各地销售,伤不了筋也动不了骨。质量换个人,加强整顿,他们依然逍遥自在。他这企业规模太小,也上不了市,股份也是非流通的,企业永远都是自己人掌控着,企业老底子在那里,只要用点心经营都不会太差。除非能推动它上市,收购股份,打破他的计划,新组建公司,掏空老公司,这样他才能成为穷人,完成你的报仇。钱道贵千算万算都没有想到他的女婿,夏明堂的儿子,不,冷立忠的儿子会找他报仇。”  “夏明堂,冷立忠都被不是好人,包括我的母亲苏青,他们都丧失了做人的底线,我遭受的磨难不能白受。”王峰语气凛冽,心中却很惨然,“所有这一切都是权力膨胀,放纵诱惑,以此来勾引人性迷失,才会有我这畸形的人生。”  “步步诱惑,步步陷进,才让好多人过得如此的疲惫。”秦志高附和道。  “算了,不说这丧气的话了。这次你的产量上来了,质量可不能松懈。”王峰高兴的看着秦志高。  “公司连门卫和保洁都配有股份,谁出现一点失误,那将成为众矢之的。我虽是领头人,一日食三餐,一年穿四季衣衫,要那么多钱有什么用?企业是大家的,大家都会去操心、尽力的。哪个部门人员、事务不合适,都有人主动建议。我只是想完成自己那个造车的梦想,让跟我一起的这些人不要因为生活而丧失尊严、人格、爱情、兴趣,天地之间少一些怨气而已。”秦志高跟王峰已经很熟了,两人谈话毫无保留,“关键是我也开始装变速箱了,我得进风力去,才有有机会接近做轿车的学习机会。这年代接近学习的机会才是改变人生的重要阶段。”  “秦志高你是不是跟赵志一起干的时候,就想着那天把这产品自己干。”王峰猛然醒悟,“学习机会就是杀手锏,杀同窗、杀竞争对手、杀以前的自己。”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